司墓镜城_高三慢速中

高三尸系文手,沉迷各路冷cp,十天半个月能冒泡,礼厨羽厨青组厨。

【盐羽盐】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我又写了什么垃圾玩意……总之诈尸一波。在手机不断的闪退中我终于还是填完了这个坑可喜可贺。唉还是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哪里写得不好大家直说,不玻璃心。

    盐津元寝室的灯午夜还亮着,他依然在批文件——scepter4的几乎所有公文都经他的手,包括一大批不属于他的文件和其他人留下的烂摊子。近日到了年底工作量更是成几何级数暴增,盐津元的眉头已经拧成了死疙瘩,心想着非得好好说说羽张迅不可。

就这么想着,盐津元听到敲门声,他头都不抬,还以为是自己累出了幻觉,毕竟这么晚恐怕整个scepter4也只有自己这个劳碌命还醒着。敲门声仍然锲而不舍地持续着,盐津元终于肯定了是有人在门口“门没锁,请进吧。”随着开门声,熟悉的声音飘到耳边“该睡啦,盐津。”修长的手轻轻覆上盐津握笔的手,掌心里长年握刀的薄茧蹭过手背皮肤。“还不是因为你。”所有的训斥到了嘴边都变成一句埋怨,虽然语气相当糟糕。唉,怎么就是没法对他真的生气。羽张迅也不答话,另一只手摸到盐津元额上揉他眉心。“我批吧。”盐津元又一次怀疑自己是在幻听,羽张迅居然会主动要求批文件?!“我批。”不容分说地,羽张迅抢掉盐津元手里的笔。盐津元本想推辞一下,不过想想羽张迅的性格也就作罢。于是盐津元站起身,给羽张迅让出位置,自己躺到床上。灯没关,盐津也没找什么东西遮光,打算就这样凑合一晚。

窸窸窣窣有整理纸页的声音,一会盐津元感觉有片阴影落在了自己脸上,紧接着就是有人挤到了床上。“羽张你干什么!”盐津皱着眉睁眼“反正在哪都是批。”羽张迅毫不在意地把自己塞进被子里,然后伸手一点一点地展平盐津元眉头。“你睡你的。”羽张迅一手捏着笔,一手给盐津元揉头。似乎有很久都没有这样放松地展颜了。盐津元迷迷糊糊地想着,眉心被羽张迅揉的舒服,睡意也渐渐地漫上来,盐津最后想起自己好像已经皱眉成习惯,不论眉头有没有真的皱起都是一股揪着的感觉,仿佛一辈子都展不开。

盐津元醒的时候阳光透过窗帘缝筛进来,而屋里的灯仍开着。“你没睡?”“完成啦。”羽张迅答非所问。眼看盐津元又要皱眉说教,羽张迅抢先把指尖点在了对方眉心,看着他笑,直到盐津元绷不住慢慢舒开笑容。

“羽张啊……”盐津元抬手按上自己眉间,那里已经留下了深深的川字纹。那样轻松的,眉头舒展的感觉已经离开多年了,无人终夜常开眼,余生只剩未展眉。

【羽礼羽】羽礼百问66~80

    cp为羽张迅和宗像礼司,请大家注意避雷。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羽:床上沙发什么就好吧,h之后方便休息。

礼:想在浴室试试。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羽:都有。

礼:前后都是要洗的。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羽:没有啊,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羽:没。

礼:没有。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羽:反对,h应该以双方的快乐和感情交流为前提,强行占有身体先做后爱的事情只不过是某些无能者的妄想罢了。

礼: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强奸犯法。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羽: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哪找这么厉害的暴徒。

礼:虽然发生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我还是认为这种情况下首先要依法处置,个人情感不能凌驾于法律判决之上。不过我会尽一切可能让法官从重判罚(眼镜反光)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羽:不会啊,感觉和感情到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礼:不会,h是正常的生理和心理需求。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羽:会拒绝,虽然我和礼司都没有什么感情洁癖,但没有足够感情基础就h这种事完全做不到啊。

礼:当然是拒绝,明知对方没有和恋人之外的人发生关系的想法还提出这种要求是对与对方和自身的双重不尊重。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羽:都有一个逐渐熟练的过程,两个人的身体也需要一些磨合。

礼:不过现在就都很熟悉了。

75 那麽对方呢

羽:他很好啊。

礼:很好。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羽:他不要总忍着不发出声音就很好。

礼(镜片反光并露出笑容):抱歉,无可奉告。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羽:那种时候无论什么表情都像在撩人。

礼:他怎样都好看。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羽:礼司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就对别人不感兴趣了。

礼:没有精神洁癖,但个人依旧觉得不可以。

79您对SM有兴趣吗?

羽:可以啊,毕竟礼司的恶趣味我还是能容忍的。

礼:哦呀,被说是恶趣味了。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羽:也没什么,毕竟工作忙,h其实很少。

礼:本来也没有太多索求过。

     哈哈哈哈我镜汉三又回来啦!退圈的时候还以为要熬到明年6月,结果天无绝人之路让我找着一个废旧手机啊哈哈哈哈,虽然开机靠运气闪退不停息,想回复点啥卡得打不出字,但,总比没有强(强颜欢笑)反正我脸皮厚不怕别人说我出尔反尔!
     晒一下刚到货的宗像礼司/羽张迅通用cos刀(羽礼应该是同款)p3是真实心情。(皮)
    希望这条能发出去而不是被卡没。(期待脸)

大概算是个安利?顺手偷丢两张破图吧,图里乱糟糟的蓝色笔道子是用来掩盖我破手的,这个空气香氛是「闻香」那篇的灵感来源,朴坊家的海洋味,特别适合迅迅的感觉。

【羽礼羽】闻香

      嗯这几天家长看得不严让我摸到了爪机,赶紧更文吸粮,不过这篇文扔完大概就又要跑路了,大家想吐槽或者批评不满什么的都随意(今天的我依然是个垃圾文手呢)不过我写的这什么破烂玩意有人看大概就不错了……
        cp是宗像礼司和羽张迅,美好,幸福和爱都属于他们,烂文和ooc属于我。
         感觉礼司的内心戏有点过多?有大佬能说下这是个什么品种的ooc吗?
【羽礼羽】闻香
    羽张迅是香的。
    宗像礼司摩挲着一片拼图想着,桌面上的半成品已经可以看出是羽张迅的证件照。拼图在正确的位置落出轻微响声,宗像复拿起新的一片,却迟迟没有放下,思绪顺着刚才的想法荡开。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香味?甜而凉,清透如冰里溅开阳光,又脆得有刀出鞘那一声响。“哒。”手中的拼图终于找准了落点。宗像葱白的指尖在那里搭住了,不再动作。他听见有人敲门“请进。”是羽张迅,带来了新做的抹茶蛋糕。宗像感觉心情有些好——看来今天的下午茶不用吃淡岛世理做的名为红豆泥实为剧毒品的怪异物体了。羽张迅看见桌上未完成的拼图,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一声。宗像推了下眼镜,挡住脸上不知是尴尬还是愉悦的笑。羽张迅微微俯身放下蛋糕,此时办公室正开着窗,熏风一浪一浪地拥向宗像,将他的呼吸裹在羽张迅的香气里。宗像礼司一向自认克己守礼,可那个瞬间,宗像想要站起来,立刻,马上,当下就去吻上他芬芳的情人。宗像攥紧了手,抑制住自己的动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羽张迅直起身,退出办公室,留下未绝的细香。抿下一小块蛋糕,宗像有些留恋地加深了呼吸,仿佛这样就能留下心爱的味道。宗像慢慢品着蛋糕,抹茶粉的清苦包在大片的香甜滑润里,而羽张迅的香藏在浮尘里,藏在空气里,藏在阳光的碎屑里,比舌尖上微微的涩意还无可捉摸。心心念念的香气到底在香源走后逐渐无迹可寻,宗像将蛋糕盘推到一边,看了终端发现离下班还有一小时,又拿起拼图想要消磨时间,却因图片的内容又将思绪转到了羽张迅身上。他为什么会这样的香,这样干净又撩人的香,不像任何的香水或洗漱用品,却足以让冷静自持的青王溺于其中。又或许,惑人的从不是这一缕甘甜冰凉的气息,而是羽张迅本身。平日里宗像都称对方一句爱人,不仅是诠释两人的关系,更是同生为王的平等与尊严。但此时,宗像突然想要在羽张迅耳边,闻着他的香,放下一切的骄傲王权,款款地唤他一声情人,然后把这放浪又旖旎的词汇吻进他唇间。指尖的拼图滑落,轻微的脆响把宗像拉回现实。又推了推眼镜遮住脸上极稀淡的一点薄红,宗像自嘲地一哂,开始专注于拼图,直至下班时间到来,他收起了完成的拼图,离开办公室走向楼梯。
宗像礼司从一侧楼梯走下来,抬眼看见羽张迅在另一侧。就在楼梯中间的平台上,两人目光交接。他们各自向前一步,在香气的包络里拥吻,scepter4正厅灯光堂皇,像婚礼。

那时年轻的我们(盐羽盐)

啊哈哈哈哈哈大半夜的偷来手机码字可真刺激!!!(被抓了大概会死)虽然退圈声明都发了爪机也被母上大人收走了但这无法阻止我搞事的心,偷到了就赶紧写点东西发泄一下情绪……对不起扯远了,这篇是因为看到葛根大佬 @葛根 说想看盐羽盐的文的产物,这年头蹲冷cp不容易,大家就易腿而食凑活过吧,毕竟都是极圈中人,求粮无粮的感受我自己也深有体会。
        声明:本篇的cp是羽张迅和盐津元!
                     本篇的cp是羽张迅和盐津元!
                     本篇的cp是羽张迅和盐津元!
         cp不明显注意,羽张迅私设甜食控,年轻时的盐津私设注意(可能与官方盐津人设有偏差,毕竟小说里盐津出场的时候实在是太惨了根本下不去手写,就剩心疼了,所以私心给了他们一个温暖安宁的过去)
          依旧是垃圾文笔私设如山,葛根大佬我对不起你,如果觉得我写得太烂丢迅迅和盐津脸的话大家随便骂,臭不要脸不玻璃心。(其实也是因为下次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偷到手机可能看不到评(手动滑稽))
 

那时年轻的我们
在羽张迅笑嘻嘻地把来自黄金之王的文件落到面前的一刻,盐津元就知道今晚是别想正点下班了。“盐津——”羽张迅拉过凳子在对面坐下,笑眉笑眼里有点狡猾的味道“只有你应付得来啦。”盐津元叹口气,认命地拿过文件。scepter4素来粗放管理,解决异能案时也是各种不按常理出牌,效果显著的同时也没少留烂摊子。今天是善条刚毅一刀砍爆了水管,昨天就是几个年轻队员把犯人打个半死出气,至于明天,唉,谁知道会不会是羽张迅本人弄出什么花样。虽然这些事的后续都不需要scepter4处理,但黄金之王非要个汇报——即使要得也不频繁,但每月一次鸡零狗碎鸡毛蒜皮的汇报,再加上诸如“我就是斩该斩之人哪里看到水管。”“对不起盐津先生我们也没注意手下重了!”这些看着敷衍胡扯实则真情实感的原因,每次的报告都写得盐津元绞尽脑汁。
“羽张……我说羽张……”“在听啊。”“黄金之王就是想让我们少留烂摊子才要这个报告的吧。”盐津元码着报告,眉毛纠成一团。“我知道啊。”羽张迅的语气轻飘飘的。“所以你随便写写就好了嘛,毕竟我也没法让善条或者我自己变成常识人。”“你就不要这么随便地说这种话了,唉唉,毕竟写报告苦的是我不是你。”“啊,那可真是抱歉。”漫不经心,毫无诚意的道歉——可盐津元一点都不生气。毕竟,如果真的会因为这种事不好意思或者愧疚什么的,那就太不羽张迅了。scepter4的奇人怪事从来不少,倒显得盐津元这种正常人是稀有品种。怎么办?能怎么办,给全队擦屁股呗,盐津元这样想着,继续写他的报告,毕竟是为了他的王啊,为了羽张迅能自由地以自己的意志战斗,再交多少报告他都愿意。即使事后总留下不大不小的麻烦,即使自己也不时地怀疑着羽张迅的直觉是否精确,即使……会很担心,也想要为年轻的王站成最牢靠的后方,然后看着王的蓝色一往无前。
盐津元写完报告揉着内心抬起头时,意外地发现羽张迅还坐在那里,只是手边已经多出了不少的糖纸,显然是一直等在这里。“羽张?”盐津元带着些吃惊地试探“啊,我又不忙,在哪都是一样坐,就等等你。”羽张迅咬着糖块,句子含含糊糊。“吃吗?”用着疑问的语气,却不由分说地用糖果堵住了盐津元所有的后话。大概是怕听到什么麻烦的客套话吧,果然还是跟着直觉想做就做的风格。盐津元这样想着,一直纠结的眉头却莫名地解开了。

占Tag致歉

    这里司墓镜城,首先非常抱歉在这几个tag下说自己的私人问题,就是我可能要暂时退圈了,高三大概要离开网络一年(爪机被母上大人收了)明年六月高考后回归。
      作为一个小透明垃圾文手,我知道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废话要滚就滚谁管你啊),发退圈声明其实是很不要脸的事,但我本身是为了跟大家郑重地说一声谢谢,谢谢所有点过红心蓝手写过评论聊过天的大佬们和小天使们,认识大家很幸福,我爱你们。
        明年六月,有缘再会,谢谢大家,真的,谢谢亲爱的大家。

坑哥人设及经历(1)

自设伽俱都玄示及其经历,欢迎阿官打脸。
自设坑哥的总体人设大概是精分,狂暴和病娇。
     坑哥的狂暴,或者说恶,是一种无心的原恶,坑哥伤及无辜就像人走路踩死蚂蚁,是不当回事的,因而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他只是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但他对迅迅是爱极的,这就造成了他的精分甚至是撕裂,一面是兵戎相见生死厮杀,一面是款款深情抵死温存。在我个人的二设里坑哥对世人最粗糙的分类不是挡路的和不挡路的,而是羽张迅和其他。(md死病娇)
     然后说一下私设的坑哥经历。坑哥有一个普通而且传统的家庭,家长就是希望他好好学习什么的然后去当社畜(不是)大概就是想过年时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那种想法吧,按照自己认为的“稳定”去安排孩子,不可越雷池一步。但有一个比较特别的点就是坑哥的父母就是情绪极为不稳的人,可能刚才还乐呵呵的然后突然就因为一点小事转身一个大嘴巴子,导致坑哥也不会处理情绪,而且有极大的不安定感,最终引向他严重的叛逆和对世界的漠视。
    因为设定了坑迅竹马竹马,两个人住得也近然后上一个学校所以一直特别亲密,最开始坑哥在原生家庭里被伤害的时候迅迅对他好,而且是始终如一的好,坑哥很意外,因为在他的生活里父母都随时可能对他不满,生气,但迅迅没有。坑哥一开始对迅迅是抗拒的,他认为别人对他好以后,不一定哪一秒就会变成愤怒和争执,会像爸妈那样没来由地打他,迅迅也没嫌弃他,最后两个人就越来越亲,但坑哥依旧认为别人是和他家长一样的,所以他也只相信迅迅,只掏心掏肺地对迅迅。迅迅也不是特别规规矩矩的孩子,坑哥有时候拉着他疯,闹,闯祸,然后自己一个人顶锅,两个人就慢慢处上了。
    然后随着两个人的成长坑哥开始叛逆,或者说反抗,最后在高二刚开学的时候被学校开了,那时候坑迅已经恋爱了,迅迅就感觉特别不舒服,结果过几天坑哥拎着铺盖卷送迅迅上学,跟迅迅说自己被爸妈赶出家门了,也要自己出去闯了,以后可能很久见不到,想他就网上联系,但见面是难了。迅迅虽然不舍得但也没有办法,就只能站在校门口目送坑哥走了。
    坑哥出去混了半年以后成王,也逐渐搞得风生水起,因为两个人一直保持联系所以迅迅都知道,然后迅迅高中毕业那天坑哥来了,带着迅迅出去疯,然后跟他说自己现在混黑也混出点名堂了,以后能护着迅迅了,迅迅就笑,说我可不给你当压寨夫人,我自己也能有本事什么什么的。
迅迅是上了一年大学之后成王的,那时候坑哥势力已经特别强了,然后也出现了很多危害社会的情况,两个人就开始对抗,打的时候都是往死里打,感情又断不掉,所以二人世界就特别粘糊,同时坑哥已经认定迅迅是他们唯一珍重的存在,所以逐渐显现出病娇的一面,两人一起的时候迅迅基本就惯着他,坑哥是抱是绑他不怎么反驳,但后来坑哥发展到开始烧s4迅迅就不能干了,跟坑哥冷战,最后坑哥没有迅迅不行,然后迅迅在s4他也没法烧,所以就服了,但两个人都已经意识到这种关系很再延续下去只会造成巨大的痛苦,撕裂和自我不认同,所以最后还是以死了断。然后根据后续剧情不同存在迅迅杀了坑哥后退位和坑迅相拥而亡两个结局。
迅迅对于坑哥的滥杀无辜是完全理解的,但他并不认同,他不认为坑哥有多错,只是他不同意漠视“被踩死的蚂蚁”的生命而已。坑哥本质上直接且纯粹,所以表现为屠杀平民(于坑哥而言他们都只是因为恰好站在他的火焰里而已)和对于迅迅病娇的占有欲。

      emmm……本来昨天就发了,不过居然连图都被吞……能看到大家就快看吧,还有外链怎么做(;一_一)
     本来是想在文里放一些lgbt群体平权的私货,结果写了个什么完蛋玩意(ノ=Д=)ノ┻━┻内容隐晦结构破烂剧情碎片啊啊啊啊啊啊!
      丢人现眼了,大家凑合看吧,依旧ooc预警,刀子预警。(捂脸逃命)

用b站自带的gif截的,很乱,主要是迅迅临终,不知道该说什么,今日份的粮可能会有推迟,致歉。